欢迎光临,365bet投注平台_365bet小说网_365bet网上娱乐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资讯
最新资讯
最新产业
最新服务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371-63682903
联系地址:
传  真:0371-61271016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新闻中心
基辛格谈“棱镜门”:我对网络技术的滥用很担心
发布日期:2013/7/2 查看次数:2992

今年5月有着政坛“常青树”之称的美国着名外交家、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刚刚过完了自己90岁的生日。在本该颐养天年的时日里,他却依然活跃,奔波于世界各地,并乐在其中。按他的话说,“自己并不渴望退休,相反享受工作。”

国人对基辛格的了解始于1971年夏天,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基辛格秘密访华,并由此打开了关闭40年之久的中美关系大门。此后他与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国领导人都有过深入的交往。

和中国的不解之缘,让基辛格在秘访中国40年后的初夏,推出了一部厚达500多页的专着《论中国》(On China),试图为中美两国双边外交的发展画出可行的蓝图。与此同时《论中国》也像是一本“以史鉴今”的历史书,详细分析了中国几千年历史演变对中国外交政策的影响。

从1971年开始到今天,基辛格已经先后80多次造访中国。6月26日,在《中国经济周刊》专访开始前,基辛格博士刚刚从天坛参观回来,他告诉记者这已经是他第15次参观天坛,“多过许多中国人的参观次数”。

6月上旬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加州安纳伯格庄园漫步的场景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在这次会晤中,习近平指出,中美建设新型大国关系前无古人、后启来者。中美需要在加强对话、增加互信、发展合作、管控分歧的过程中,不断推进新型大国关系建设。

在中美两国建交40年之后的今天,新型大国关系该如何建立?中美两国间的交往应如何深化?基辛格博士为此向《中国经济周刊》独家分享了自己的见解。

如今在中美之间,网络安全问题俨然已超越人民币汇率,贸易摩擦等成为头号焦点。就在美中两国元首即将会晤之前,在6月初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峰会上,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公开指责中国黑客“入侵”美国情报系统。哈格尔说:“美国已向中方表达了对黑客入侵活动的关注,而其中有些黑客活动与中国政府和军方有关。”

据报道在这次庄园会晤结束后,奥巴马表示,他和习近平在首轮会谈中仅泛泛讨论了网络问题,但承诺将进行更全面的讨论。奥巴马称中美在网络问题上达成“坚实的互相理解”非常重要,并没有指责中国“策划”针对美国的黑客活动。

事实上,中国一直是世界上受到非法网络攻击危害最深的国家,中国反对一切形式的网络攻击,反对在此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只有国际社会各方积极开展对话与合作,网络安全问题才能得到妥善处理。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前特工斯诺登曝光的“棱镜门”事件令包括美国民众在内的全世界人民震惊。按照斯诺登的话说“美国政府才是一直在监视着整个星球”。对这桩震惊世界的丑闻,基辛格博士表达了自己对新技术滥用的担忧,并分享了自己更深层次的思考。

对话基辛格:

中美领导人有责任去创建一种新型国家关系

《中国经济周刊》:6月上旬,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成功举行了庄园会晤,中方再次对建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进行了阐述。但有评论认为美方虽然继续表达了美中关系的重要性,但并没有在公开场合认可中方关于“新型大国关系”的表述,原因是这等于认可了中国和美国平起平坐的地位。您对中方提出的这一倡议有什么看法?

基辛格:我的感觉是,习主席的这个表述很重要,并且经过深思熟虑,这让大家关注到一个非常关键的事情,就是当两个大国相遇,他们的关系应该是通过冲突的方式处理还是通过谈判协商。

历史上大国关系多数是通过冲突解决的,在当今世界,由于有可相互摧毁的武器存在和全球经济的脆弱性,这完全可能导致一场全面的危机。因此习主席提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不可能三言两语就可以解答。

至于美国是否承认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分享同等权利,我觉得这并不是个问题,因为这是由事实和实力决定的,并不是由美国主观决定的。问题并不是说中国是不是拥有同等实力,我觉得中国已经拥有了。真正的问题是当两个国家平起平坐后,在世界各个角落都避免不了平等地打交道,而如何去处理这种现实才是我们应该真正关心的问题。

《中国经济周刊》:您觉得中美真的能打破历史上大国那样经常以冲突方式处理国际关系的模式,建立一种新型的国家关系吗?

基辛格:多年来我一直坚持美中应该去创建一种新型的国家关系。我并不能保证这肯定会成功。如果不成功,我们将回到传统的外交政策和冲突状态,导致传统的悲剧。

因此我们的领导人有这个责任去实现这一种新型关系,尽管这会很艰难。我觉得习近平和奥巴马对于建立这种关系的态度都是真诚的。

《中国经济周刊》:前一段时期,美国媒体似乎不约而同的集中报道所谓中国网络黑客攻击。 但是后来发生的斯诺登揭露的“棱镜门”事件让世界大跌眼镜,现在到了美国自己欠给中国和世界一个解释的时候了。您如何看待“棱镜门”?您觉得这个事件对中美在网络安全领域的交锋和合作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基辛格:网络安全领域是非常复杂的。人类一直在探索相关技术并任其发展。20年前这还不是一个问题,但现在(网络技术)已经有能力发起对别国的攻击并窃取机密了,这是新鲜事物。或许今后各个国家都会具备这种能力,探知其他国家的情况。

近期我们两国政府已经就此开始讨论了。我们要学会将黑客行为和普通的网络问题相区别。我认为网络安全问题应该得到很好解决,否则的话就没有隐私可言了,这对每个国家都是问题。但与此同时我们还需要关注很多其他问题,不能顾此失彼。

《中国经济周刊》:这个事件对于参与“棱镜门”的美国大公司在华业务是否会造成负面影响,例如微软思科

基辛格:我对技术不是很懂,就像我这代人一样,我们的孙子辈比我们懂得更多。如果你说到的微软、思科这些公司,其实中国的公司在海外或许也会遇到同样问题。要没有这些公司,各国社会的信息将是相互割裂的,全球互联就不可能实现。

但与此同时,我对相关技术的滥用也是忧心的,我对于像谷歌这样成为信息垄断的巨鳄也很担忧,这不是政府的问题,而是和社会息息相关的问题。我其实没有很好的答案,我所能表达的只是我的担忧。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